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君家沉木:第四十九章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君家沉木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这片逆鳞的名字,就叫做,父亲,就叫做,温恒。

    虽是如此,但悲伤过后,她还是要前进,还是要上路。

    在安慰好了温恒,并与温恒告别了之后,温木便回到了房中,开始整理起了行囊,待打理好了一切,便就放到了温恒命小厮拉来的马车之上。

温木在塌旁坐下,便只待稍晚些,等父亲与哥哥都睡下了,再出发。

    天已经全然黑了下来,温府内的灯火也渐渐地暗了下来,只有温府大门前的那一盏灯笼指引方向。

    叩叩叩,传来的的轻敲声令温木回过了神来。

开了门,进来的,便是那一位大胡子的马车夫,车夫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,压低了声音,对着温木说道:小少爷,您先前吩咐小的的事情小的看过了,老爷和大少爷都已入睡,我们,是不是应该?    好。

温木应道,便跟着车夫坐上了马车。

很快,马车便开始了奔跑,渐渐地,便远离了温府,远离了京城,向着更远,更广大的天地奔去。

温木掀开了帘子,探头望向了马车行驶的方向,心中,竟不由地涌出了无限的眷恋。

    阿木来了,母亲,我来了,父亲,我,来了。

    温府。

    温庭起身,出了房内,停在了被夜色渲染得浓黑一片的庭院下,看着马车行驶离开的背影,重重地叹息了一口气,无言。

    阿木,你终究还是不属于这里,不属于温府,不属于我。

    深邃的眼眸中,暗光乍现,一片浓黑。

    全知道了?    温恒只是静静地看着立于自己面前,那风华绝代的少年,嘴角的笑容渐渐变得僵硬,原本本就刻意地保持着完美笑容的脸上,却在此时此刻,竟也显露了一丝破裂,最后,温恒微微地摇了摇头,竟苦涩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只是有些苦涩地摇了摇头,眉目低垂着,令温木并不能够看清温恒此刻脸上的表情与否。

他只是似乎隐隐约约地,从那低敛了眉目的头颅之下,听见了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叹:也是,也对啊,你知道了,你全知道了,阿木,你,其实早就该知道的啊。

是我,都是因为我,才,呵。

轻轻的叹息如泉息般,就这般自然而然地流露而出了,似嗔,似笑,却又隐隐含悲着,模糊不清的情绪与情感,在此刻,稍稍地显露出了冰山一角的迹象,却也足以令人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是的,父亲,是大哥告诉阿木的。

温木看着像是一夜之间,便老了好几岁了的温恒,心中不禁有了阵阵疼惜,她伸手,便在温恒的肩上轻轻地拍了拍,像是在安慰着什么,父亲,你,不要这样。

    阿木,你,你还愿意叫,叫我父亲?不知为何,温恒为了这一声轻轻的呼唤声而老泪纵横,在官场之上纵横了几十年了的他,此刻,便因为面前之人而有了软弱之处。

他的一张沧桑的老脸之上,微微地透出了一丝丝的惊喜,又在瞬间喷涌而出,带着一点儿小心翼翼一般地不确定,慢慢地,缓缓地满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时片刻之内,二人却是相顾而无言,但温恒那脸上的满面通红之色,却也是极大地显现出了他内心的并不平静的心情。

    尔后,许久,他轻轻地叹了叹,道:罢了罢了,既然,这是你的决定,那,父亲便也不阻止你了。

想去便去吧,阿木,你只需牢牢地记住了,父亲,温府,会永远地屹立于你的身后,永远不倒,永远支持你的。

温恒的话语稍稍一顿,便又继续说着,只是,盘缠可还够用,需要备些什么吗?可需要人马?阿木,阿木啊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阿木还是要多谢父亲的关心了,这些,嗯。

温木听罢,便有些激动了,她只是略略沉思,心中便已有了答案,无妨,盘缠已准备妥当了,只是,还需父亲为阿木寻一位马夫及一辆马车,无需太大,只需安身且稍稍放置些行李即可。

    好好好。

我们父子虽不是亲生的,但苏大哥,好歹也是我温恒多年来的至交好友,而你的母亲,榆儿,更是我青梅竹马的亲表妹啊,我待你,也是当着亲身儿女,来待着的啊。

温恒乐呵呵地应了应声,大笑地抚了抚宽大的袖口,忙上前了一步,扶住了温木的肩膀,细细地嘱咐道,一路上,还是万事皆要小心为首啊,你啊,现在也大了,好歹也是作为了朝廷命官的人了。

即使找不到,打探不到消息,也是要以自己的身体,为重中之重,不要给累坏了哪。

唉,我也想过了,终是有这么一天的到来的,只是,却未曾料到,人算不如天算,你便是这么早,便要知晓了这件事情了。

    《君家沉木》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rbhbw.com/direc/2280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君家沉木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